祁煜Darling

qq863270840欢迎扩列♡
混乱杂食 不吃瑞金瑞凯

不是基友不互fo
感谢大家的喜欢和夸奖♡
头像@白白白衣 [我爱她!!

【瑞嘉】携爱逃亡

缉毒队长瑞x头号毒枭嘉
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绝无善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 当嘉德罗斯甩开了其他警员,唯有格瑞一人追上的时候,他听见格瑞这样说。

        北风未歇,空气中的火药味儿被风吹散,飘向远方。嘉德罗斯听见脚步声近了,不慌不忙,不焦不躁,仿佛这次见面只是一场普通的约会。逐渐清新下来的空气充斥了淡淡的花香,那是情到深处的见证。

        人说浪漫的极致是死亡,若如格瑞所言,也许这份浪漫他们品得到。

        死亡对于嘉德罗斯而言实在太近,在他的生意场上,所到之处必有劲敌,与他人涉及之事唯有性命与利益。那花是他仅有的感情,如要相见,必是千篇一律地故意被人寻到踪迹,再穿过街巷甩掉杂鱼。

        而格瑞,虽有战友,但毕竟身为队长,担负重任,如遇险境,定要挺身而出――他挨的子弹最多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,但你不能否认那朵花。”

        和格瑞不同,嘉德罗斯的言语间尽是无谓,甚至携着些许突兀笑意。残阳如火,把天迹染上血色,投下橙调光辉。他抬手借围巾隐去后颈愈艳花朵,余光所及之处是人造灯光,惹眼的红蓝交替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他们来了,你不逃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他们来了,你不抓我?”

        声音重叠,这是不知已有过多少次的默契。缉毒队长和头号毒枭,数次交手,从未分出胜负,却有了不该有的默契,以及后颈上那朵早已样若真物的罂粟花。

        “嗤...”
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终是没能忍下没来由的笑意,由着心情轻笑出声。取出藏在宽大外套中的手枪,直指格瑞的心脏,见人神色不为所动,暗觉无趣。枪口偏移几分,任子弹仅能划破空气。微挑眉头抬眸与对方视线交汇算是交换了眼神,便任由手枪脱离指尖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 接着,跨步上前提膝以迅雷不及之势击向格瑞腹部,意料之中触及到的是许久未曾感受过的掌心的温度,身体习惯性地率先做出反应擒住那手腕,借此膝盖逃离手掌禁锢,趁对方尚未转移注意脚面扫向对方膝弯。

        警笛声越发清晰,那几辆警车不过相隔百米。尽管这是难得的相遇,但嘉德罗斯知道,这一战,必须速战速决。他收腿稳住身形,矮身躲过还击,抬臂寻到格瑞腰间,挡下对方正欲摸枪的手,率先抢过再次抵上其心脏。

        “格瑞,你记住。我们只能死在时间、或对方手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的声音很低,在警笛的掩盖下,仅有他们两人可以听取。不合时宜的笑容仍未敛去,持着握枪姿势向后退离,经过那把子弹尚未用尽却被丢在地上的手枪时脚跟轻踏地面示意,随后提了速度退至他经过改造的摩托车,不带一丝犹豫转身跨上驶往前方密林。

        紧密枪声响起,这是格瑞的工作时间,无论对手是谁,他都绝不含糊,每一枪都瞄准要害。这是嘉德罗斯的枪,兴许是被做了手脚,又或是嘉德罗斯此时也在尽全力躲避,每一发子弹都仅能与他擦身。

        还剩最后一发子弹,追捕者与逃亡者都在算着时机,摩托已经到了密林前方,最后一声枪响在前轮驶入林间那刻响彻耳畔,逃亡者终是没能完美躲下最后一击,子弹擦过他的左臂。

        这场追逐还在继续,若要猜测何时终止,答案或许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 世间再无少年银发随风舞,或是永不见金眸灿若星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是颈花梗

文中提及的设定有,相爱的人后颈会有同样的花朵图案,感情越深图案越逼真,甚至会有花香。

罂粟花取花语“伤害他 的爱”

如果觉得眼熟那巧了

名朋5378嘉是我

因为被u了但是很喜欢所以改了改丢在lof上了

评论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