祁煜Darling

qq863270840欢迎扩列♡
混乱杂食 不吃瑞金瑞凯

不是基友不互fo
感谢大家的喜欢和夸奖♡
头像@白白白衣 [我爱她!!

【瑞嘉】Eternity(永恒)

*寻梦环游记pa
*角色死亡预警
*happy end
*以后会大改

(一)——

        格瑞的抽屉里有一张照片,没有鲜艳的颜色,只有单调的黄与白。这个小镇实在是太落后了,连彩色照片都没办法印出来。否则,照片上站在格瑞身边的人,嘉德罗斯,绝对是闪闪发光的。

        亡灵节到了,格瑞本是一名旅者,看过了世界各地的习俗,倒没什么特别信奉的。不过,他现在也算是定居在这个小镇上了,无论是出于入乡随俗,还是不想破坏节日氛围,都多少得参与一下这个节日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收拾了一下原本就没什么东西的桌面,把照片从日记本中抽出来,装进稍微大了一圈的相框里摆上桌子。又点了两根蜡烛,放上了些食物。

        说实话,把合照摆上去奇怪的很,摇曳的烛光衬得房间暖融融的,还隐约听得见窗外传来的烟花炸开的声音。照片上的两个人都在笑,是微微勾起唇角却又饱含幸福的微笑,乍一看颇有中国古时候婚照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,最奇怪的并非这点。这张桌子,是格瑞布置的灵坛——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。所以把带着自己的照片放上去,自然是怪怪的。可他不忍心把他们仅有的合照撕掉一半,甚至连弯折都舍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走出房间,恰巧一阵微风拂过,吹乱了他白天用万寿菊花瓣铺成的路。夜晚的广场热闹得很,每年这个时候人们都会在广场办一次才艺晚会,刚开始还有不少人邀请格瑞去广场凑个热闹,但格瑞统统拒绝了。到现在,就连隔壁的金和紫堂幻都不再拉着格瑞去广场了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叹了口气,一点点拾起被风吹散的花瓣,再叠回到那条路上去。他心里清楚得很,如果仅仅是为了入乡随俗或是迎合节日,都完全没有必要认真到这个份儿上,自己这样做,大概也是希望嘉德罗斯回来一次的。

        他去了仓库,翻出那把自从嘉德罗斯离开后一年才会用一次的吉他,调了调音,又回到了房间坐到桌前轻轻弹唱。他也就在这天能弹曲儿了,所有人都去了广场,没人能够打扰他,也没人能够听见他那首丝毫不想给别人听见的歌儿。

     I want to hug you.
     I want to kiss you.
     I want to fall asleep with you.

     You are my candy.
     You are my honey.
     You are the only person in my heart.

     Please remember  me.
     Don't forget me.
     I will wait for you if you leave me.

        他有点儿想那只猫了,那是他和嘉德罗斯一起养的花猫,额心还有一撮白毛。在以前,每当格瑞弹曲儿时,都会凑到格瑞身边,一边绕着他走,一边喵喵叫个不停,偶尔还会跳到格瑞腿上去,似乎在和吉他争宠。但是,当嘉德罗斯离开后,那只猫就再没出现过。

(二)15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知道吗,人的一生会经历三次死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 那是个艳阳天,嘉德罗斯最喜欢的天气,他正躺在草坪上晒太阳,弯曲两臂垫在头下边儿当枕头,嘴里叼着一根随意摘下来的青草晃动着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在树荫下弹吉他,他们养的猫正如平时一样绕在他的旁边喵喵叫着。但嘉德罗斯的话打断了乐曲声,也打断了猫的叫声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抬头看过去,在看到阳光下被照得闪亮的金发后愣了两秒钟。虽然这情景并不难见,但他还是会被那个像太阳一样的少年吸引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没等格瑞回应,吐掉了衔在嘴里的草,自顾自的往下说着,他知道格瑞在听,只要音乐声断了,格瑞就一定在听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一次是生理上的死亡。一次是下葬后人的社会地位不复存在。还有...当一个人被所有人遗忘,那是真正的死去了,不留一点痕迹。”

        格瑞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吉他,走出树荫,阳光洒进眼睛有些不适,但格瑞仍然走到了嘉德罗斯旁边,背对着阳光,面对着他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 阳光有些烤人,格瑞穿着深蓝色的衣服,不适合晒着太阳,他却不急着逃离阳光的沐浴,反而轻轻摸了摸嘉德罗斯的头,指尖滑到侧脸,为他顺好了微乱的发鬓。
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不自觉的把被太阳晒得有些红润的脸凑到了格瑞的手里,蹭了蹭掌心,眼睛眯成一条缝,直到适应了阳光才睁开,继续说着他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格瑞,我不想经历第三次死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 格瑞的手顿了顿,然后轻轻捏了一下嘉德罗斯的脸。眼底带着一丝温柔,微微张口,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...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们沉默着对视了一会儿,接着,嘉德罗斯就笑了一声,他扑腾着坐了起来,拍拍后背上的土。然后走去树下抱起了吉他,转过身去面朝着格瑞继续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跟着过去了,弯下腰去把吉他从嘉德罗斯怀里拿出来,背到背上去。刚要起身,就被嘉德罗斯搂住了脖子,没办法直起来的腰有点儿酸,让他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 “格瑞,你谈过恋爱吗?”
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眨了眨眼睛,即使没了阳光的照耀,那金色的双眸也依旧闪亮,还带着几分俏皮和15岁少年的好奇。他知道格瑞走过许多地方,相貌出色,还懂音乐,一定有不少女孩子喜欢。而格瑞却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 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垂眸,显得有些失落,但很快,似乎想到了什么值得开心的事,又把眼睛睁大了,恢复了神采。他松了格瑞的脖子,站到格瑞右边,牵起了他的手,领着他往家走。

       格瑞任嘉德罗斯牵着,一边看着路,一边偷偷瞄着牵着自己往前走的少年,回想着他们第一次相见的场景,感叹少年三年来的变化。

(三)12
   
        格瑞第一次见到嘉德罗斯,是他刚到这个小镇的第一天,那时候,嘉德罗斯正在打架,准确的说,是他单方面欺负别人。

        “信不信我把你的脑袋当球踢爆然后在你的葬礼上唱freestyle啊?渣渣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 这声音稚气未脱,却粗鲁无比,在一条街道的拐角,一个金发少年骑在一个看起来比他大了不少的人身上,正要挥舞着拳头砸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 是不良吗..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这么想着,嘴角抽动两下。他不是出来行侠仗义的,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。

        因此他后退了一步转过身去想要换条路走,却被人拍了下肩。侧头瞥了一眼,正是那方才还一副要杀人的架势的少年。但此时,他的眼中已经没了张扬,取而代之的是类似喜悦的光彩。

        “...我只是路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 格瑞淡淡的开口,满是“这事我不想管”的态度,他对这少年的印象不怎么样,此时被叫住,更是觉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    但嘉德罗斯丝毫没有介意格瑞的冷淡,他绕到格瑞面前,双手紧紧地拽着格瑞的衣服,抬头看着这个比自己高了不少的人,问了一个与现在情形毫不相干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 “你会弹吉他?”

        格瑞皱了皱眉,仅仅是一瞬间,就又恢复了刚才的表情。他抓上嘉德罗斯的手腕,狠狠一扯,把他的手抓了下去,转身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懵了一下,完全没想到那个银发的家伙能有这么大的力气,等回过神,那个身影已经快脱离了自己的视线范围。他小跑着追上去,而格瑞似乎发现了嘉德罗斯的尾随,又把步伐加快了些。尽管如此,当格瑞打开自己应住的那间屋子的房门时,依旧被嘉德罗斯逮住了,还强行进了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本不想搭理他,但他一直吵吵嚷嚷,最后,在嘉德罗斯把拳头砸向自己的时候,格瑞终于再次开口,让嘉德罗斯住了手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想听你弹吉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为什么听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没回答,只是用他那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格瑞,故意摆出凶巴巴的模样,但在他肉肉的脸上出现这样的神色,活像九岁的小孩子在怄气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看得出来,他的眼底还透着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格瑞取下了吉他,抱在怀里,给他弹唱了不到一分钟的曲子。

(四)12

        当阳光透过窗帘洒在格瑞脸上的时候,格瑞准时醒来,刚要起身,就觉得身上压着什么温软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看了看身侧,就见昨晚那个一路跟着自己到家的小家伙把手臂搭在了自己身上,他的体温比常人似乎要高了那么一点点,尽管是隔着两层衣服传到格瑞腰间,却也清晰的很。

        昨晚格瑞弹完了曲儿,硬是被他拉着闲聊到了天黑,现在,格瑞知道他叫嘉德罗斯,12岁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盯着他瞧了一会儿,看着那颗黑色的星星,才发现那是个贴纸——昨天,他一直以为那是个纹身。
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睡觉的时候安静的很,连呼吸都极为轻微,同他白天的样子截然不同。他的眼睫微微颤动,偶尔咬了咬自己的下唇,眉头也会皱起,显得极为不安。这让格瑞打消了起床的心思,反正他还很困,昨夜睡得实在是太晚了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轻轻将嘉德罗斯的手臂拉下,袖口因此滑下了几分,白净的手腕上有明显的一道红痕,他这才意识到,自己昨天下手有多重,而嘉德罗斯,却没有生他的气。他犹豫了一会儿,接着叹了口气,把自己的手搭在嘉德罗斯的身上,把他搂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,嘉德罗斯没有走,耍了几天的赖,留在了格瑞家里。

(五)13

        那只猫是嘉德罗斯13岁生日那天,自己溜进格瑞家院子里的,格瑞刚从镇上买了个小蛋糕,打算给嘉德罗斯过个生日,一开院门,就被那只猫黏住了,等再开了屋门,嘉德罗斯一下子就扑进了格瑞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两个人分开,嘉德罗斯才注意到那只猫。他本就闪耀的眼睛一下子又亮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是你给我的礼物吗?”

        没等格瑞说一个不字,嘉德罗斯就踮起脚尖在格瑞脸上啄了一下,让格瑞硬生生吞回了要说的话。接着抱起了那只猫,在手里晃了晃,那只猫出奇的乖巧,没有任何反抗,还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见那只猫没什么敌意,便松了口气,任由嘉德罗斯逗着那只猫,自己则去洗菜做饭。

        那只猫也没有离开格瑞的家,他不顾嘉德罗斯的反对,硬是给猫取了个名字叫“嘉嘉”。因为它和嘉德罗斯实在是像得很,一样的喜欢在平时闹腾,到了正经时候又乖得不行,犯了错误会用委屈的眼神看着自己,叫人生不起气来。最主要的是,一样的喜欢粘着格瑞。

(六)15

        “今年你想给我什么礼物?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把头枕在格瑞的腿上发问,他抱着嘉嘉,挠着它的下巴,听着它嗓间舒服的呼噜声笑的正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摇了摇头,表示并不愿透露。

        “既然没想到...那我就自己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知道他的意思,但故意曲解,又把表情正了正,摆出严肃的模样,起身面对着格瑞坐到他的腿上,嘉嘉似乎知道接下来自己应该做什么,知趣的跳下了沙发,不一会儿就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和我谈恋爱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格瑞愣了一下,正要拒绝,却发现自己并不想说出拒绝的话。而且,自己的手已经率先行动,捧起了嘉德罗斯的脸,接着低下了头,吻了他的唇。
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也愣了,但很快,他就反应过来,抬起手臂环住了格瑞的脖子,微微启唇任由格瑞的舌探入自己的口中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个吻,持续了很久,久到嘉德罗斯几乎忘了自己还没说出口的话,不过,他现在也不想说了。

(七)16

        在嘉德罗斯生日的前一晚,他和格瑞同往常一样,到了十点钟就准时钻进了被窝,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 只是,嘉德罗斯并没有睡着,他在格瑞怀里安静的躺着,紧紧地盯着那起伏的胸口,等了很长时间,直到他认为格瑞已经睡着了,才轻轻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,格瑞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去年就该和你说的,在我问出那句话之前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不能陪你一辈子,是我太冲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但我从没想到过,你会答应我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谢谢你,这四年我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后天会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他不知道,格瑞也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    那晚,格瑞总觉得莫名的心慌,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。而在听到了嘉德罗斯染上了哭腔的越来越小的声音之后,他便懂了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他们和往常一样,为嘉德罗斯庆生。谁都没有提昨晚的事情,仿佛谁都不记得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到了夜晚,他们仍和往常一样,到了十点钟,准时钻进被窝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三天,格瑞醒来的时候,家里已经没了嘉德罗斯的影子,嘉嘉也没了踪迹。

        他没有去找,虽然无法确定,但他知道,它和嘉德罗斯在一起。

(八)——

        格瑞是咳醒的,他醒来的时候,屋中火光弥漫,火舌正攻击着脆弱的房梁,格瑞抬起头,燃烧的木头以难以避开的速度向自己砸来。

        他没有躲,反而是长长的舒了口气,合上了双眼,任由火辣辣的疼痛蔓延至全身。

   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他发现身上的痛觉消失了,他试着睁开双眼,看见了一片深蓝色的天。

        远处传来猫的叫声,以及由远及近的脚步声,两种声音听来都熟悉得很。

        他侧头望去,只见一只周身泛着灿金色的猫向自己走来,它的额心,闪着白色的淡光。

        它跳到他的身上,脚步声在他的身后停止,他坐起来,没有回头,却慢慢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来了,格瑞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
(九)——

        “金,你真的会永远记得他们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会的,那是格瑞的心愿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