祁煜Darling

qq863270840欢迎扩列♡
混乱杂食 不吃瑞金瑞凯

不是基友不互fo
感谢大家的喜欢和夸奖♡
头像@白白白衣 [我爱她!!

【海】(皇子雷x骑士安 的虐恋)

感觉雷安和安雷都阔以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安迷修躺在一片花海中间,他的左臂,与心脏平行的地方,系着一条带着黄色星星的头巾。
人死后,会变成花吗?这个曾经是战场的地方,为何会开满鲜花?
今天是4月10日,若是他还在,也已经19岁了吧。
安迷修抚摸着那朵紫色的花,那朵在一片或白色或黄色的花海中,最独特的,与他的瞳色一样的花。
安迷修的力道很轻,生怕那朵花受到一丝伤害。
微风吹过,带来一阵花香,也把安迷修的思绪,带回了有“那个人”在的日子。

他们一起长大,一主,一仆,却同食同宿。
那年,他们尚还年幼。
“安迷修,我要做一个星际海盗,去看星辰大海,你可要陪我。”
“不,我要做一个骑士。”
那天之后,他们仍是一主,一仆,却刀剑相向。
那个三皇子,张扬,任性。他向国王指名,要安迷修做他的骑士。
尽管安迷修百般不愿,也无法抵抗国王的命令。从此,安迷修整日在皇子的后殿练习剑法。而皇子则整日在外逍遥。
骑士与皇子唯一的交集,便是上阵杀敌,扩大疆域,他们从不说一句话,却配合的极为默契。
时光飞逝,皇子已成为国王认定的继承人,骑士也成为了这个国家无人不知的英雄。

那天,他们凯旋归来,安迷修骑在马上,看着自己国家的子民。
他瞥见小巷中,两个劫匪持刀,指向一名少女。
他不顾打破队伍的整齐,也不顾路边围观的人群,毅然跳下马,冲进那个小巷。
两个劫匪见到安迷修,落荒而逃。
“骑士...大人?”
“叫在下安迷修就好。”
“谢..谢谢您!”
“不用谢,帮助美丽的小姐,是骑士的荣幸。不知在下是否有幸得知你的名字?”
“艾比。”
她的眼睛,闪烁着瑰丽的光,如浩瀚星海,让安迷修为之沉迷。

后来,骑士似乎恋爱了,每日除了练剑,便是往殿外跑,去寻那个叫艾比的女孩。
而皇子,每日看着安迷修离殿时那难以掩盖的笑容,心中都会涌起莫名的痛,那感觉,就像万剑穿心,让他喘不过气。
他已经很久都没有看见骑士笑过了。
直到皇子的成年礼即将到来,骑士才每日忙的踏不出殿门一步。

“皇家骑士安迷修,现在任你为三皇子的专属骑士,你可胜任?”
“是。在下以性命担保,终身效忠三皇子殿下。”
在雷狮的成年礼上,安迷修面对雷狮,单膝跪地。他身着一袭白衣,华丽的金边与袖上的勋章,是皇家骑士的代表。
雷狮觉得此刻的安迷修,吸引着自己的心,如果,这是在教堂就好了。

典礼结束,安迷修随雷狮回了殿中。
殿内空无一人,只有两人的脚步声在回荡。
“安迷修,你站住。”
雷狮叫住头也不回,一直朝前走的安迷修。那口吻,似是命令,又似是请求。
“殿下,有何吩咐?”
“叫我的名字。”
“在下只是骑士,不配...唔...”
雷狮走到安迷修的面前,按住他的头,吻了上去。
雷狮吻的热烈,把他的占有欲完全暴露出来。
安迷修狠狠地咬了一口试图侵入自己口腔的舌,然后挣脱了雷狮。
“若殿下的册封只是为了羞辱,那不如直接杀了在下。”
他的眼神中,充斥着的厌恶,如利刃一般,给予雷狮一记重击。

远方传来战鼓的声音,安迷修的手下打开殿门,跪在地上。
“请殿下出征!”
雷狮摘下皇冠,在头上系了一条头巾。带上武器,骑马走在安迷修的身前,来到战场。
当安迷修看见率领敌军的,是自己救下的艾比时,他的内心似乎正经历狂风暴雨,以至于完全没有看见那支射向自己的利箭。
雷狮见状,从马上跃下,挡在了安迷修的身前。那支剑,瞬间穿透了他的心脏。
鲜血从口中喷出,但此时,箭早已如雨般洒下,雷狮不顾身上越来越剧烈的疼痛,也不顾安迷修的反抗,毅然把安迷修拽下马,护在身下。
“三皇子与骑士已死,大家快上!”
安迷修听见艾比的声音。那声音,对安迷修来说,是最强烈的讽刺。
怪不得她要接近自己,怪不得她要询问兵力,那不根本不是好奇。
安迷修很后悔,为何自己如此轻信外人。
这是安迷修打的第一场败仗,而代价,是失去了国家,与那个同自己一起长大的人。
火光冲天,硝烟弥漫,撕心裂肺的喊声,和刺耳的哭声从城内传出。
一直以来,安迷修都觉得最痛苦的,莫过于亲眼看到自己守卫了十几年的国家消失。
如今,他的心却只因为雷狮的死亡而颤抖。
敌军在两天之内,将往日风光无限的国度践踏成一片废墟,然后离开。
安迷修这才敢从雷狮的怀中爬出,他的泪水止不住的流出,让他看不清眼前的路。

他这才明白,自己为何每次离殿之前,都会偷偷的看雷狮一眼,为何会接受那册封,又为何在被雷狮强吻的时候,费了不少力气才能摆的出厌恶的表情。
安迷修抱起雷狮插满利剑的尸体,漫无目的地走着,直到闻到了海风的咸腥味,才停下脚步。
“你说你想当星际海盗,我不能把你葬在宇宙,但这海,你可喜欢?”
他看见雷狮的头巾上,有暗红的,扭曲的字迹。
“I love you.”
那是血的颜色。
他解下雷狮的头巾,系在自己左臂,靠近心脏的位置。
“雷狮,你不是想听我叫你的名字吗?”
他苦笑着,握住雷狮冰冷的手,放在自己的脸上。
“你听见了吗?”
泪水从他的脸颊滑落,被海风吹散。
“如果有来世,我会陪你,去看星辰大海。”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求心心求蓝手求评论求关注√
安哥终于有马了——
就这样√

评论(5)

热度(48)